中国高校(广州)校友文化活动交流平台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
赛事介绍
新闻中心
通知公告
联赛组织
赛事风采
赛事规程
学习园地
联谊交友
足球新闻
足球训练
互动交流
当前位置:主页 > 学习园地 >
复旦大学开讲“似是而非”,这是什么课?
发布时间:2019-10-21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木木

复旦大学一门课程

登上了微博热搜

↓↓↓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04.jpg

您没看错

课程的名字的确叫做

“似是而非”

虽说课程名称乍一听

有些令人匪夷所思

但不少网友在了解真相后

却纷纷实名羡慕

在线求课

这是一门什么课?

究竟是怎样一门课,会引来如此多人的艳羡?

据新民晚报报道,“似是而非”是复旦大学今年新学期开设的一门新通识课程。由复旦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楼红卫组织开设、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卢大儒命名。

它集结了文、理、工、医不同学科12位教授,准备了17个专题,以“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,提高对伪科学的辨识能力”为教学目的,本学期开设其中的14讲。

简言之,这是一门向学生阐述什么是“伪科学”的课程。由不同学科的老师从各自专业领域出发,讲述有关“伪科学”的事例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11.jpg

“似是而非”部分课程内容

根据课程表安中文字幕乱伦视频排,计算机系陈翌佳讲授“比特币——技术革新还是庞氏骗局”,物理系盛卫东讲授“电磁辐射与电离辐射:手机辐射有危害吗”,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郭永秉讲授“汉字是象形文字吗”……课程组织开设者楼红卫自己则讲授“用简单数学发现谬误”。

这门课都讲了啥?

这门课程都讲了些啥?

在《似是而非》第一节课“用数学发现谬误”上,楼红卫提出一个疑问:某防火用具推销员说“家里发生火灾时,不能往卫生间跑,因为统计表明,火灾时,死在卫生间的人数最多”这个说法对不对呢?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17.jpg

第一节课“用数学发现谬误”

楼红卫说,“对与不对”,不在于论据的对错,而是在于从论据“死在卫生间的人数最多”到论点“不能往卫生间跑”的推理逻辑谬误:不论火灾时死在卫生间的人数是不是最多,都无法推断火灾时是不是应该往卫生间跑。

他同时指出,“这种逻辑上的错误广泛存在于大量统计数据和新闻报道之中。它们站不住脚,经不起争论,却让人印象深刻并难以抗拒。”楼红卫希望,这门课能够纠正不同学科里这样令人印象深刻的偏见,提供一些思考方式。

而一周后,复旦大学化学系教授孙兴文则以“‘改变’世界的分子”为题,从截然不同的角度阐述“思辨”。

为何要推出这门课?

纠正偏见,提供思考,或许正是楼红卫开设这门课的初衷。楼红卫表示:“太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对于一些常识性的东西,时常会有错误的认知,缺乏必要的判断能力,尤其是当他们面对本专业之外的一些争议时。”

开设“似是而非”课的灵感来自于几位老师偶然在朋友圈看到了题为《美国大学开了一门课,名字叫“抵制狗屁”》的文章,发现这门课与大家之前的想法不谋而合,当即起意开设一门复旦版“抵制狗屁”课程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21.jpg

不过,楼红卫坦言,复旦的这一课程并非美国翻版。美国华盛顿大学“抵制大数据时代狗屁课程”(Calling Bullshit In the Age of Big Data)由信息学和生物学两名老师贯穿始终,老师试图从逻辑和传播渠道的角度揭开伪科学如何产生与传播,介绍“狗屁”的类型、常见的分辨方法、孕育“狗屁”的生态系统等。

而“似是而非”则集结了包括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、管理学、计算机科学、医学、文学、哲学、政治学、历史学在内的众多学科骨干教师,讲课内容也更加丰富多元,意图普及思维和纠正偏见。

“科学的谬误应该终结在大学校园里,我们的学生未来走上社会时,不仅应该具备用科学和逻辑的眼光分辨身边世界的能力,也应该对这个世界产生更积极的影响,而不是仍然带着对科学谬误的深深认同。”楼红卫说,这也是他和许多同事的共同想法。

这门课程的接受度如何?

那么,对于这门课程,学生的接受程度如何?

据悉,仅四堂课,“似是而非”就在复旦火了。每到周二18:30,“似是而非”的开课教室H3409“一座难求”,站着听课的学生每周都有。第一轮选课过程中,在课程容量为258人的情况下,“似是而非”选课人数超过1000人。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25.jpg

教室里座无虚席

不过也有退课的同学表示:“课程形式有点像讲座,内容不能深入,对我批判性思维的帮助不大。”

如何避免“似是而非”成为一门“水课”,也成了值得研究的话题。

为此,楼红卫强调了课程论文的重要性。本学期,该课程采取“课程论文60%+平时表现20%+参与课内外研讨情况20%”的考核方式。论文写作是重头戏。这门仅有两个学分的课程,将安排三位常规助教和十几位来自不同专业的研究生组成助教组。助教组的工作主要是帮助学生写出合格的课程论文。

“希望课程本身的架构能够变得更加合理,内容更加完善,教师队伍更完整。未来,希望有更多的学校开设类似的课程。” 这是楼红卫的期待。

网友纷纷在线求课

虽然校内的学生对于课程的感受不尽相同,但不少网友在听闻消息后,却纷纷提起了兴趣↓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40.jpg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35.jpg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38.jpg

有网友表示:课程很有新意↓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43.jpg

更多网友纷纷在线求课,希望校方能出网课↓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54.jpg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46.jpg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49.jpg

一些网友徒有实名羡慕↓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56.jpg

当然,也有人在线傲娇↓

微信图片_20191017190659.jpg

这样的课程你想听吗?

这样的大学你羡慕吗?

本文转载自北京日报(ID:Beijing_Daily)综合新民晚报、复旦青年、文汇报、网友评论




上一篇:美国的孩子怎么过暑假:上补习班是丢人的事
下一篇:没有了